钢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外如何走出邻避困境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0:28 阅读: 来源:钢模板厂家

图为美国环保人士抗议工厂对当地水资源的污染。图中文字为:别建在我家后院,保持水源清洁。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杭州余杭中泰垃圾焚烧厂项目引发聚集抗议,这是继茂名等多地群众抗议二甲苯化工(PX)项目后的又一起与环境有关的群体事件,也再度引发了国内关于邻避主义的讨论。

“别建在我家后院”(NotInMyBackYard),简称NIMBY(邻避),是指当地居民社区因担心建设项目如垃圾场、核电厂、殡仪馆等设施对身体健康、环境质量和资产价值等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从而激发人们的嫌恶情结,滋生“不要建在我家后院”的心理,及采取的坚决、甚至高度情绪化的集体反对或抗争。邻避主义虽是一种追求私益的行为,但在现代社会,每一个人维护其自身权益的做法似乎又无可厚非。那么到底如何实现局部社区利益与区域整体发展的和谐?曾经历邻避主义浪潮的各国和地区,又能给今天的中国怎样的启示?

一条油管沿线的邻避运动

起源于西方的“邻避主义”在其早期,多与垃圾焚烧、填埋以及污废处理等环境类设施设备的建设有关,邻避主义者抵制包括小到垃圾焚烧厂大到核电站在内的一切可能对居住环境产生影响的设施建设。发展到后期,“邻避主义”已经脱离环境保护的狭窄范围,演变为对一切可能引发社区环境改变的工程的抵触。

在加拿大,不少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项目,都因为“邻避效应”而变得一波三折。其中最出名的,是“北方门户”输油管项目风波。该项目东起加拿大盛产石油的阿尔伯特省落基山油砂矿区,穿越落基山脉,抵达濒临太平洋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卑诗省)北方港口基蒂马特,全长1177公里。

筹建各方原本以为,这条输油管全程都在加拿大境内,和外国毫无关系,不会重蹈KeystoneXL加美输油管覆辙。但因为沿线各方的“邻避主义”,这条线路屡经折腾,至今也无法开工。

首先跳出来反对的,是油管拟议经过的原住民地区。和油管相关的原住民部落,分为“海岸原住民”和“内陆原住民”两部分,总数多达80多个,其中提出明确反对的就多达60余个,隶属于27个部落联盟。尽管英桥公司多方努力劝说,截至上月底,这27个部落联盟中明确表示支持兴建油管、并与英桥公司签约的仅11个。

油管的终点——卑诗省政府,则是另一个“邻避”者。在卑诗省看来,这个协议是和阿尔伯特省关系密切的联邦政府一手安排的“不平等条约”,卑诗省为油管将牺牲土地、资源,并甘冒环境风险,换来的却是如此少的收益,他们当然要抵制。

至于卑诗省的原住民部落,问题就更复杂了。原住民反对输油管的理由五花八门:环境、领地、部落传统……但熟悉他们的人士一言以蔽之——说到底还是利益的问题。

尽管加拿大联邦政府和阿尔伯特省政府急于打通这条“生命线”,但采取“邻避主义”态度的卑诗省和沿线原住民组织却摆出“依法维权”的姿态,顶住压力从容周旋,并得到环保团体和部分政治家的支持,从目前情势看,这场博弈还会继续下去。

邻避主义让位于人文关怀

不过邻避主义能否站得住脚还要就具体情况而定,并非所有的邻避运动都能得到舆论的支持。

2011年1月,加拿大卑诗省UBC大学灰角校区(PointGrey)附近,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邻避事件”。该校区是大温哥华乃至整个北美房价最高的社区之一,2010年底,当地计划在该社区一幢高档高层公寓附近,兴建一座“临终关怀医院”,结果遭到该公寓里约60家住户(多数为华裔投资移民)的集体请愿反对,理由是“临终关怀医院有太多濒死老人”、“不吉利”、“不符合亚洲人风俗习惯”。这一事件被《卑诗省报》以头版披露,并贴上“邻避主义”标签,引发了关于邻避、乃至如何理解多元文化政策的大讨论。

最终这些华裔居民的请愿被驳回,“临终关怀医院”也照计划开工兴建。就这件风波的是非曲直,当时不论主流媒体,还是华人社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反邻避”的一边。有知情人称,他们其实主要担心“临终关怀医院”建成后,自己高价购入的物业会大幅贬值。许多人指出,这些住户只顾自己利益,不知人文关怀,任由“邻避主义”的利己情绪支配自己行为,所提出的请愿反对理由不仅荒谬,而且擅自代表“华裔”、“亚裔”,为一己之私辩护、背书,其结果,是区区60人的小群体,连累了几十万当地华裔、亚裔的声誉。“我为什么不抗议居住地垃圾焚烧厂?”

经过多年发展,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邻避运动多发时期,也积累了很多走出这一困境的经验。

英国学者、《中国环境:绿色革命》一书的作者山姆•吉尔就用自己身边的例子解释“我为什么不抗议居住地垃圾焚烧厂?”

在吉尔居住的伦敦南部的德特福德,坐落着一座垃圾焚烧厂。它每年焚烧大约42万吨城市居民的垃圾,并把它转换成热能和电能供应给当地居民。实际上,在德特福德的垃圾焚烧厂1994年刚建成时也曾引起争议。2002年,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曾组织过直接的抗议活动,提醒人们关注二恶英污染。当地居民也投诉焚烧的粉尘,并质疑伦敦议会。而今天它已不成为地方选举中的一个议题,同时也没有引起任何主要的社会动荡。

事实上,英国在过去的10年通过焚烧处理城市垃圾而转化为能源方面已经翻了一番以上。为什么大多数的当地人可以接受这样的做法呢?吉尔认为,关键在于参与、透明和信任。在欧洲,有一项规定,那就是各国都有自己的“欧洲污染物释放和转移登记”数据库。任何人可以随时登录这个网站的数据库,检查大气中潜在的有毒物质、水以及土壤等数据。只要动动鼠标就可以获知:2012年,德特福德的垃圾焚烧厂向大气中排放了15吨的氨,但并没有二恶英。提供相关信息也是垃圾焚烧部门的法律责任。

而且,这些数据都是经过独立核实和反复核对的。如果居民还对此不放心,还有权阅读该工厂对环境影响的全面评估报告,这包括在当地的调研等。如果想了解更多的信息,还可以提交知情权的申请。同时,该设施也对公众开放,可以参观。

在潜移默化中争取民心

在亚洲,邻避运动首先出现在日本。随后台湾、香港等经济发达地区也迎来了这一浪潮。如台湾地区的邻避运动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早期口号是“鸡屎拉在我家后院,鸡蛋却下在别人家里”。

如今邻避运动在台湾已不多见,因为政府机构已逐渐形成一套运作模式,民众也知道应该如何在游戏规则下表达自己的诉求。《环境影响评估(评价)法》就是邻避运动得以部分解决的主要保证。厂商若不做相关公开,则属于违法,该项建设就不能进行。

台湾现有20余座大型现代化垃圾焚化厂。其早年兴建时,也遭到选址周边居民反对。为了得到理解和支持,当局推出了“敦亲睦邻”政策,制定了严格环保标准、政策宣导、建立“环保回馈”机制等措施。现在人们已不再像以往那样抗拒。一些垃圾焚化厂在厂区或周边建有网球场、温水游泳池、健身房和图书室等设施,免费或低价供周边居民使用。在台北,焚化厂每烧1吨垃圾就要拿出200元新台币,作为给居民的回馈金,用于支持当地建设和民众福利。

香港应对“邻避困境”也有一套既定程序。香港特区政府兴建任何可能引发居民厌恶的设施,都能做到公开透明。无论最终能否兴建,都经过充分的社会讨论,依足程序。这套程序包括选址、环境评估、地区咨询、向立法会申请拨款等。在一切程序顺利的情况下,政府会将项目提交立法会申请拨款。如果项目拿不到舆论主导权,很难获得通过。

公开透明至关重要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并不意味着只简单遵从法律和既定程序就够了。

2009年,德国斯图加特市想修建一条铁路和城市发展项目。这个叫“斯图加特21”的工程经过了多年的筹划,终于可以动工了。但当施工人员开始伐木施工时,当地居民震惊了,随之引发了抗议。

而警察反应过激,还动用了水龙、辣椒水、大棒等对付抗议者,更加激怒了当地居民。从而导致了5万人的大游行。而负责监管此项目的政党在该地的主要地方选举中也为此而受到挫败。虽然该项目一切都是依法办事,但就是因为没有在工程的初期征求群众的意见、让公众知情而造成了大规模的抗议。斯图加特市政府可以说是交了一次学费。

之后,该市改变了策略,他们把工程放在网上,让公众参与,征求意见,包括反对声音,鼓励公开对话。最终从新获得了公众的信任。

那么当邻避主义的浪潮开始在中国兴起,中国的城市在发展道路上是否也能采取类似的战略?山姆•吉尔认为,各国经验证实:公开透明、让公众早期参与计划是至关重要的。这样不但有利于建立起公众的信任,也能做出更好、对环境和政治都可持续性的决策。(特约撰稿 陶短房 记者 谢来)

中卫订制职业装

保定订做西装

武安工作服定制

怀化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