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棉商的跌宕八日全国棉花集散地德州调查-【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23:41 阅读: 来源:钢模板厂家

19日,与记者相向而坐,王月波8天以来激动的情绪似乎仍未平复。

“谁想到这棉价‘噌’的一声到顶,又‘哗’一下掉了下来。”这位我国重要的棉花集散地山东德州最大棉花加工企业的老板,连称今年的棉市就像一出大戏,“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头天晚上他一夜难眠,终于决定将手头剩余的棉花全部卖给全球最大的棉纺企业魏桥纺织(以下简称“魏棉”),尽管8日内第5次降价后,魏棉的收棉价已跌至2.83万元/吨,而他该批棉花的成本还在3.05万元/吨。仅这一笔卖单,他就亏损88万元。

王月波一边与记者交谈,一边插空打电话催收前几笔卖单的回款,随后向抱歉地笑笑:“最担心的是纱厂撑不住,那我这些辛苦钱可就打了水漂。”

在棉市暴涨暴跌中,王月波和他旗下的棉业公司就像巨浪中的一叶小舟,随波跌宕,但仍在艰难前行。

“风暴眼”

德州市武城县及其周边,而今就像一个“风暴眼”。作为国内重要的棉花集散地,在此轮农产品跌宕风暴中,这里冷暖尽显。

19日,武城县杨庄乡,一家家棉花加工企业鳞次栉比。而今,随着棉价大幅回落,这里也颇显萧条。出租车司机指着公路两侧介绍,以往这里到处是收棉车,“你看现在,一辆也见不到。”

王月波的棉业公司就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18日,魏棉的收购价每吨再降500元,经过一夜思索,王月波毅然决定,19日把全部库存卖给魏棉。“别说降500块,就是再跌1000块,也要卖啊。”

这就是市场。棉价仍未见底,要想控制风险就得全部清仓,没人管你的成本会有多高。

令王月波颇为感慨的是,当日魏棉的3个收棉口前,300多辆送棉车排起了长队。其背景是,11日到19日的8天时间,魏棉的收购价每吨下调3200元,棉花加工企业纷纷坠入恐慌性抛售的漩涡。

疯涨,加仓!

之所以将今年棉市喻作一出大戏,是因其中的起起伏伏充满了戏剧元素。

今年8月底,新棉还未上市时,籽棉价格就超过每斤3.8元,远高于往年。按以往规律,新棉上市后棉价将逐步回落,但今年并未如此。

70多天前的9月10日,新棉第一天上市,籽棉价格就高达每斤4.2元。这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收,还是不收?王月波做了个更加出人意料的决定———只要新棉价格在5元/斤以内,不管多少钱,也不管籽棉含水量多高,有多少收多少。因为今年国内棉花产量降低,而上年度纱厂利润增高,全国纺企疯狂增锭,势必导致供需失衡,棉价大幅上涨在所难免。

基于此,虽然周边棉厂因价高不敢收或少收,但王月波却大举收购。棉价就在收购过程中边收边涨,籽棉从每斤4.2元涨至7.5元,并且愈涨愈快。

王月波也并非没有迟疑。他的棉业公司收棉时有过3次停顿,第一次是在籽棉价格涨至每斤5.5元时,第二次在6.1元,第三次在7.3元。“因为棉价越高,心里越没底。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啊。”

可是每次短暂停歇期的棉价走势,都让他增添了全力收购的信心。他的公司一周收500吨棉花,加工成皮棉后谨慎观望。一星期后棉价再度大涨,利润颇为可观。

涨!涨!涨!牛气冲天的市场用一路涨势,反复督促棉花产业链中的各方加紧收棉。三级皮棉价一度摸高3.3万元/吨,这棉花简直是“涨疯了”。此时,人们已经将目标价位锁定3.5万元/吨,甚至更高。

暴跌,清仓!

就在一片乐观的“涨”声中,暴跌不期而至。

11月11日,魏棉将三级皮棉收购价下调200元/吨,至3.13万元/吨。作为全球最大棉纺企业,魏棉的收购价就是全国乃至全球棉花的现货基准价。其背景是,前一个交易日美棉期货跌停。又有小道消息称,发改委进驻魏棉,强令其下调棉价。

回调开始的第一天,王月波并未警觉,他认为这是市场的正常回调。但随后期货价格迅速跌破3万元/吨,让他颇受震撼。

“这肯定是暴跌。”他提醒自己,因为今年他始终“盯期货,做现货”。

随后,魏棉第二次下调收购价500元/吨,现货价跌至3.08万元/吨。其时,周边诸多棉业公司仍在观望,王月波却决定出货,当天就卖出300吨。

暴跌,随即展开。

全国乃至全球棉商,此时将目光锁定在邹平魏桥。

第三天,魏棉收购价再降1000元/吨。王月波一边庆幸自己减亏30万元,另一边继续出货。“一天就是30万元呐,难道还不叫惊心动魄?”当日,他再次订出300吨。

第四天,魏棉收购价又降1000元/吨,至2.88万元/吨。这一价位稳定了4天,18日,魏棉第五度降价500元/吨,现货价跌至2.83万元/吨。

市场一路狂跌,几乎不给人喘息之机。王月波上周发给江浙客户的棉花还是3.1万元/吨,不到一周时间,18日卖给魏棉的三级皮棉,就只能是2.83万元/吨了。

“这就是崩盘。”他看破了当前棉市。在这样的市场,最佳策略就是清仓。暴跌前,他有1000吨棉花的存货,但是8天之内,全部清空。

少有赢家

暴涨暴跌的市场中,少有赢家。

尽管前期棉市大涨,下跌时也及时止损,但王月波坦言,自己今年的收益少于去年。原因是今年的成本过高,从银行获得的贷款比去年增加了1000万元,但加工量仅为去年的一半。尤其是经历了最近一周多的暴跌,他的利润大幅缩水。

据王月波观察,周边的绝大多数棉花加工企业最近都在赔钱出货。另有个别厂依然囤货在手,但盈亏前景未卜,并且凶多吉少。

德州市棉花协会副秘书长马俊凯介绍,现在德州的籽棉收购全部停滞。原因很简单,籽棉价格若在每斤5元以下,棉农根本不会卖;若在5元以上,则棉花加工企业根本不会收。籽棉5元/斤,对应的皮棉价格应在2.5万元/吨,而现在市场价在2.83万元,市场远未见底。

此时,棉纺厂比棉花加工企业更加恐慌。因为原料大幅降价,导致棉纱价格明显下滑,而其产品库存普遍较高,必将损失惨重。

王月波的下游客户透出的信息是,“棉价千万别再降了,感觉有些撑不住了。”这使王月波开始担心自己未收货款的安全,因此当前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加紧收账。

“暴炒”背后

短时间内棉价暴涨暴跌,原因何在?

长期关注农业产业的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李培恩为导报记者分析,两个月内市场大起大落的背后,游资炒作迹象尽显。

王月波也证实了该观点。他反映,今年的客户中增添了不少新面孔,其此前并非棉花经销商,但近期杀入棉花市场,这些人正是当前市场大幅起落的运作主力。

“从社会总价值来看,这种炒作本身不产生价值,但对整个经济的危害相当大。”李培恩说,暴涨暴跌的市场中只有少部分人受益,而广大消费者则承担了价格上涨的后果。

怎么办?

“调控物价仅仅是个起点。”李培恩认为,深层问题是,当今我国没有太多资本投资的“出口”。房地产市场遭遇政策重手调控,煤炭市场前期通过国资的全面重组,社会资本被全面挤出,而投资实业又相当艰苦,这些资金在不断地寻找“出口”,于是就盯上了农产品。

对游资不能仅仅去堵,也应去疏。李培恩表示,从市场经济的视角看,问题的关键是怎样引导。

“从宏观视角看,必须改善实业投资环境。因此,转方式的题中应有之义是,转换治理方式,通过降税等措施来优化投资环境,以内涵增长来优化创新的环境;与此同时,在流动环节增加游资的投资成本。一压一放,将发挥根本性作用。”李培恩说。

沉沙井

钛锡板

佛山镀锌管

竹木纤维集成墙板厂家